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视野 > 文章 当前位置: 视野 > 文章

福建一男子被指自称记者收当事人4万余元,民生周刊:系冒充

时间:2022-04-29    点击: 次    来源:搜狐    作者:澎湃 - 小 + 大

    4月1日,湖北来凤县女子任本桃反映,她因维权认识了自称人民日报《民生周刊》记者的卢绍龙后,被卢以办记者站、购买设备等名义骗走4万多元。

    当晚,卢绍龙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承认,自己确实不是人民日报《民生周刊》的记者或者员工,其记者身份是另外一个自称和《民生周刊》内部有关系的人士给的授权;他确实收了任本桃4万多元,去年已经退回5千元,接下来尽快筹款把钱退回。

    4月2日,人民日报《民生周刊》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经查实,卢绍龙既不是《民生周刊》记者,也不是员工,和单位没有半点关系。如果受害女性报警后需要《民生周刊》提供相关证明,《民生周刊》一定全力配合,将冒充者绳之以法。

卢绍龙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维权遭遇假记者

    任本桃向澎湃新闻表示,2013年她在湖北省来凤县中心医院剖腹产发生医疗事故,导致左腿神经损伤及不孕症,“因不孕导致我与老公离婚了,还因此得了抑郁症。”

    任本桃称,后面她就打了医疗官司与离婚官司,为了维权,做了很多工作。任本桃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来凤县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任本桃诉来凤县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17年12月28日做出一审判决。

    判决认定,来凤县中心医院的诊疗行为与任本桃左股侧神经损伤、左股外侧皮神经炎之间存在直接关系,赔偿各类损失35.7万元。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该一审判决已经生效。

    判决生效后,任本桃对判决认定不满,继续四处申诉。之后,任本桃加入各个维权群、记者群,求助媒体。任本桃称,2018年,在微信上认识了自称是人民日报《民生周刊》记者的卢绍龙。一次,卢约任本桃到福建龙岩见面,称想办法为其维权。

   “我带着材料与彵见了面,他说对我的遭遇深表同情,但他们不能发表负面报道,他说看过我写的爆料文章,觉得我可以做一个驻站记者。”任本桃说,见面后,卢绍龙曾给他看过“记者证”,还带着她和不少朋友吃了饭,“这些朋友的身份还可以在百度上搜到信息。”为此,对于卢绍龙的身份及说法,任本桃深信不疑。

    任本桃晒出的卢绍龙的名片中显示其多个头衔,包括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福建区中心负责人、人民日报社看家风家教、人民日报谈家风家教栏目编委等。

卢绍龙当时提供他人的名片。

    4月1日,卢绍龙向澎湃新闻表示上述名片确实是当时自己的名片。卢绍龙称,自己曾经在其他媒体待过,后来有个姓严的人称自己在《民生周刊》里面有熟悉的人,里面有一些业务可以给他做,之后有给帮忙策划了一些方案,名片上面这些头衔“就是当初这个找我的人叫我任(职)的”。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卢绍龙还曾以人民日报生活周刊记者身份参加一些官方的社会活动。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双洋社区居民委员会官方公众号曾在2018年11月9日发布《人民日报生活周刊记者赴双洋社区走访调研城市基层党建工作》。

    

卢绍龙曾以记者名义参加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组织的走访调研。

    上述文章称,“11月9日上午,人民日报生活周刊福建区中心负责人卢绍龙及市委组织部二科科长刘秋华莅临西陂街道双洋社区,与福建煤电小洋退休基地小区党支部党员及小区居民进行访谈,区委组织部“两新”工委专职副书记李晓丽、西陂街道白乐巍副主任等陪同。”2022年4月2日,该公众号已经删除该文章。

    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民生周刊》没有所谓的“福建区中心”,在各个地方也没有设置记者站、地方中心。经查阅,杂志社没有“卢绍龙”这个记者和工作人员。

以办刊、办证等名义要走4万多元

    任本桃提供的与卢绍龙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2018年8月1日,卢绍龙让其提供身份证、简历等相关信息,并收取了1080元的费用作为“工作组及工作押金”。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卢绍龙曾以办刊收取保证金等名义向任本桃要钱。

    8月17日,卢绍龙在微信上称:“刚接报社通知,经杂志社研究决定,编委会同意,你于2018年9月至2019年5月任湖北恩施编辑出版《魅力恩施》改革开放40周年专刊组稿负责人。”

    卢绍龙还称,为了更好地做好当地政府沟通协调和得到报社的积极配合,保证采编组稿编辑和按时发行工作,编委会拟预收取组稿保证金总费用的10%,“我已答应社里下午先预付二万元给新闻编辑部,社里会在下个礼拜把任命书、工作证、文件、编辑方案等发给你。”

    随后,卢绍龙向任提供了户名为自己的建设银行账户。任本桃当天转账两万元到其账户。

    卢绍龙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对双方以上的聊天记录予以确认。卢绍龙称,“都是那个姓严的人策划的,她转过来钱我就转过去给姓严的这个人了。”


    

    聊天记录显示,卢绍龙称,任本桃已被任命为恩施新闻中心负责人,之后要求其缴纳设备费用。

    任本桃说,之后卢绍龙先后以各种借口找她要了四万多块钱,称已将其登记为记者了。卢绍龙称,办驻记者站要统一办相关的办公设备,要其出80%的押金,以免中途不做造成报社的损失,“只要做满一年,离职时,这些押金会全额退给我。”可从2018年至今,她既没有看到记者证,也没有看到那些相关办公设备,所谓的记者站也没看到过。

    “后来,我觉得不对劲了,也没钱了,他又找借口找我要钱,我就没给。”任本桃说,从2020年1月开始,她就开始找卢绍龙退钱。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卢绍龙同意退钱给任本桃,但后来又以“出差”“疫情”“身体欠佳”等为由一直拖延。“今天约明天,明天约后天,一次次的承诺,又一次次的失信。”任本桃说。

    任本桃称,她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朋友,朋友认为她受到了诈骗,建议其报警。2021年5月份报了警。来凤县公安局的立案告知书显示:“2021年5月21日,任本桃被诈骗一案,我局认为符合刑事立案标准,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决定立为刑事案件侦办。”

    2021年11月22日,卢绍龙在微信上给任本桃退款5000元。双方在受访时对上述退款一事都予以了确认。

涉事男子称将尽快筹钱退款

    对于收了四万多元、退回五千元的事实,卢绍龙在受访时也表示认可。

    对于“记者”的身份,卢绍龙说,自己之前是有做过媒体,认识了这个圈子的人。

    卢绍龙说,当初那个姓严的人,在上网认识的,说要出一本《魅力恩施》的书,委托他做这个事情,后面钱也转走了,这个人也找不到了,“我也被他骗了,我也很冤枉。”之后,他就和任本桃说,他来承担这个钱,会筹款给她。

    对于这个“姓严的人”,卢绍龙说,他之前并没见过其本人,现在电话也联系不上,想了各种办法还是没找到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就知道姓严,严格的严。”他说,由于不知道全名,之前的微信也找不到了,也就没有找公安机关报案。

    卢绍龙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并不构成诈骗,“我不只这个事情被骗,还有另外一个事情也被骗了两万多,我现在只能自认倒霉。”

    对于钱转给“姓严的人”的证据凭证,卢绍龙说,当时是通过微信转账,后来那个微信也没再继续用了,所以现在没有转账凭证,“‘姓严的人’肯定不是我虚构的。”

    对于接下来的打算,卢绍龙说,自己会尽快筹钱还给任本桃。

    人民日报《民生周刊》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这种情况其单位也是受害者,如果其他人遇到这种打着杂志社的名义行骗的情况,请及时报警,如果要需要什么证明作为证据,他们一定会全力配合,将冒充者打掉。

立案告知书

    4月1日,澎湃新闻联系上湖北来凤县公安局翔凤镇派出所,该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该案已经开展了工作。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卢义杰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判断本案是否构成诈骗,一方面应了解卢绍龙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即,是否明知不可能办成记者证、明知没有将钱用于置办设备却仍向任本桃索要钱财。另一方面应调查“姓严的人”是否存在、卢绍龙是否将钱转入其账户。

    卢义杰认为,本案难以构成招摇撞骗罪,因为该罪名构成要件是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所谓国家机关指的是各级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等等,官方媒体机构一般属于事业单位,不包括在内。

上一篇:太促狭!上海一业主搭违建不算,自家漏水竟在邻居家打洞…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久发网》 | 关于《久发网》
冀ICP备19037477号-2  |   QQ:663924333  |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  |  电话:注册会员即可发布您的信息  |